第19章 狠宰
首页 言情 导航 热榜
????楚辰沉吟了一下,缓缓问道:“你确定要救程二少?”

????“救,当然救!!”程金鹏丝毫犹豫也没有,立即点头,斩钉截铁。

????“想要救程二少,所需要的银两可不少。”楚辰道:“可能是一个让你们很难接受的数字。”

????“银子不是问题,楚先生需要多少?”程金鹏问道。

????“最少一百万两。”楚辰伸出一根食指。

????“一百万两?!”听到楚辰说的这个数字,不管是旁边的朱五,还是陈金鹏,都不由得吓了一跳,一百万两,他们天明镖局一年累死累活也才赚二三十万两银子,加上上下打点,各路人情,一年也就剩个十多万两银子而已,一百万两银子,可是要天明镖局辛苦差不多十年才能赚这么多的啊。

????“嗯。”楚辰颔首,心里却是好笑,一百万两银子只是买程金彪多活段时间而已,反正最后的结果都是要死的。

????“楚先生,这个银子可以分批付么?我程家一时间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银子来。”程金鹏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之后,心里很是心疼的对楚辰说道。

????“可以,程二少的病也不是一天两天能治好的,那就先付一半吧,我好去配药材。”楚辰一副很理解程家难处的样子,微微点头道。

????“楚先生,我程家现在也没有五十万两。”陈金鹏颇为有些尴尬的说道。

????“哦?”楚辰一听这话,面色不由得一沉,道:“那你现在能给我多少银子?”

????“在下现在能凑出来的银子只有十五万两左右,不过楚先生放心,等家父护送这趟镖回来,一定会把剩下的银两尽快凑齐来给楚先生的。”陈金鹏在说出只有十五万两银子的时候,见楚辰面色更加不悦起来后,连忙保证道。

????“看在与程二公子同学一场的份上,那就先付十五万两吧,等你们什么时候凑齐了银子给我,我再给程二公子最后一副药。”楚辰一副极为勉强的样子道。

????“多谢楚先生,多谢楚先生,我马上去把银子取来。”见楚辰答应出手救弟弟,程金鹏连忙向楚辰道谢,而后转身就出了房间,取银子去了。

????“先生,程二公子现在这个样子,真的能把他治好么?”在陈金鹏出了房间之后,朱五走到楚辰身边,低声问道,他看程金彪的样子,跟死人差不了多少了,这要是万一没有治好,程家可不是什么好人,到时候要是怪楚辰,把所有的责任推到楚辰身上,那就不好了。

????“放心,小事一桩而已。”楚辰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道。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程金鹏拿着一叠银票走进了房间,恭敬的递给楚辰道:“楚先生,您点点,这是十五万两银票。”

????楚辰接过银票,随意的翻了一下,便收了起来。

????“明天早上我会让我兄弟把药送过来,今天晚上如果程二公子痛,就按他的太冲穴与太白穴,连续按九十次。”楚辰收了银票,对程金鹏说道,说完之后,便准备离去。

????“先生不开点药出来么?”见楚辰要走,程金鹏不由得问道。

????“普通的药对程二公子无用,明天早上我会让我兄弟李傲送药过来。”楚辰不耐的说道;说完直接走人。

????程金鹏不敢再问,只得跟在楚辰身边,把他送出了程府。

????“先生,小五先回去了,您慢走。”出了程府之后,朱五也跟着出来,向楚辰道别。

????“嗯。”楚辰点了点头,朱五目送他消失在夜色中。

????深夜,常、白、程三家之中,再次传来惨叫之音,程家之中,程金鹏立马按照楚辰说的给弟弟按太冲与太白**,果然,这一按下去,程金彪的钻心之痛瞬间减轻了很多,随着按到九十次,程金彪再也没有发出一声惨叫之声。

????“大公子,二公子真的不痛了呢!”房间里,程金鹏的两个心腹下人正在按着程金彪,见程金彪不再惨叫之后,其中一人立马欢喜的开口对程金鹏说道。

????“呼!”见弟弟真的没有再痛得死去活来之后,程金鹏是真的松了口气,在心里,对楚辰是林神医的徒弟再无半点怀疑。

????翌日,楚辰随便在剩下的药材中取了三种药揉成了粉末,用一张纸包着,交给了李傲,让他送去程府,并且让他告诉程金鹏,这药分三天给程金彪冲温水服下,另外太冲和太白也要每天痛的时候按上九十次。

????“嗯,大哥,我都记住了。”在楚辰说了之后,李傲回道。

????程金彪昨夜不痛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常家和白家人的耳朵里,所以,当天在学院内,常家和白家的管家就到学院来找楚辰。

????“等我放学再说。”听到两家人的来意,楚辰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便不再理会两家人,把两家管家气得面色很是难看,更是让学院的学生们对楚辰充满了好奇,毕竟学院内可是有不少洛郡城内大户人家的孩子,他们或多或少见过常家和白家的管家的,他们可从来没有见过平时高高在上的两家的管家对一个学生如此客气的,而楚辰,根本没有跟他们说几句话,就把他们丢在一边,试问,一个普通的学院学生,对两大家族的管家这么不给面子的,谁不好奇呢?

????“那我们在门口候着先生。”两家管家没有办法,现在只有楚辰一人能救他们家的公子,就算是楚辰不理睬他们,他们也得忍着,救公子的命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下午放学,楚辰刚从学院门口走出来,便看到了常家和白家的管家在门口等候着,一见楚辰出来,二人立马迎了上来,看的从学院出来的学生一愣一愣的。

????“先去常府吧,回来的时候我会去白府。”楚辰也不管这两个管家说什么,他也懒得跟他们多说,说完,径直上了常府的豪华马车。

????“那老朽就在门口恭候楚先生。”白府管家只得忍着怒气,向楚辰的背影拱手,而后跟在常府马车的后面。

????“楚先生,真是没有想到,我们小小的洛郡城竟然有您如此年纪轻轻的神医,真是让老朽大吃一惊呢。”上了车,常府老管家颇为吃惊的说道。

????“神医是我师傅林神医,小子可不敢当这个称号。”楚辰摇头道。

????“诶,楚先生谦虚了,您如此年纪轻轻,就算是现在不是神医,将来也挡得起神医这个称号的!”常家老管家笑着道。

????“老管家,我收的诊金可不便宜,你家老爷银子准备得如何了?”楚辰问道,他懒得听这老家伙在这里拍马屁。

????“只要能治好我家公子,银子的事情楚先生不用担心的。”老管家回道。

????“好。”楚辰点了点头,而后双目一闭,懒得跟这老家伙废话,闭目养神了。

????见楚辰闭目,常家管家也算是识趣,没有再说话;李傲见楚辰闭目,他也双目一闭。

????大约两炷香的时间后,常府到了。

????进入常府,楚辰见到了常老爷,这是一个五十来岁的男子,不胖不瘦,不高不矮,留着一个八字胡子,双目狭小,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楚先生,你还没有用过晚膳吧?要不先喝两杯,再去看犬子不迟。”二人在管家的介绍下认识之后,常县令笑着对楚辰道。

????“常大人,我们在学院已经用过晚餐了,还是先去看看常公子吧。”楚辰不卑不亢的说道,心里却是杀机四溢,对于这个前世判自己重罪的人,他是一点好感也没有,如果不是现在留着他还有点用,早一脚踹死他了。

????“好,好,好,楚先生请!”常县令亲自给楚辰带路。

????没有多久,楚辰跟着常县令来到了常峰的房间里,一见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常峰,楚辰不由得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前世那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常大少爷,如今如死狗一样的躺在床上,还得求着他来救命;报应从不缺席,只是来晚了一些而已。

????楚辰装模作样的给常峰把了脉,而后对常县令道:“常大人,常公子的病我可以治,但需要两百万两白银。”

????“两百万两?”听到这个数字,不管是常县令还是旁边的其他人,都不由得吓了一跳,他们可是知道,楚辰给程金彪治才收一百万两的,怎么到了这里,就要收两百万两了呢?

????“对。”楚辰点头,道:“常公子的病比程二公子的病严重得多,估计还能活三天。”

????“只能活三天了?!”常县令吓得双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还好旁边的老管家眼疾手快,给扶住了。

????“楚先生,在下只是一方县令,一辈子也赚不到两百万两银子,看在您和峰儿同学一场的份上,这银子能不能少收些?”好一会之后,常县令深吸了一口气,勉强笑着对楚辰说道。

????“少不了,这银子都是用来购买药材的,其实小子没有赚一分银子的。”楚辰摇头,你一方县令没有赚两百万两银子,至少也赚了一百万两了,他娘的,你在判案罚百姓钱的时候,怎么不说让人家百姓少罚点银子?

????“楚先生,我知道常峰上次在万福酒楼得罪了您,老夫在这里给您赔不是,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救他一命吧,我常家上上下下必定永感先生恩德啊!”常县令上前一步,郑重的在楚辰面前躬身一拜道:“两百万两银子我们真的拿不出来啊!”

????“听常大人这话,如果小子不救,倒是显得小子度量狭小了。”楚辰嘴角微微一翘,没有想到,前世高高在上,把自己打入死牢的常大人,也有今天。“这样吧,常大人可以先给小子一半银子,剩下的一半,就写个欠条吧,我去跟同行说说,希望他们能卖我师父一个面子,不要见到银子才给药材。”

????“行!多谢楚先生,我这就去取银票写欠条!!”听到楚辰如此说,常县令终于是松了口气,他常家虽然两百万两银子拿不出来,但是一百万两银子还是拿得出来的,而且早上听到程府那边传来的消息,他就已经准备好了这一百万银子了,只是没有想到,他儿子的病,竟然比程家那孩子的病还严重。

????在常县令走了之后,楚辰转身看向躺在床上不死不活的常峰,嘴角不由得露出冷笑,这小子身子比常金彪弱,所以如今的情况比程金彪更严重,如果不救他,估计也只有三四天可活了。

????常县令的速度很快,只是一盏茶的时间,厚厚的一叠银票取了过来,还有一张欠条,楚辰接过,确认无误之后,对常县令道:“常大人,如果常公子今天晚上还痛,就按他的太冲与太白**,一共按九十下,明天早上我会让李傲把第一副药送过来,先稳住常公子的病情,等几天其他药材来了,我再给常公子用药,保证药到病除。”

????“多谢楚先生。”常县令向楚辰拱手道,心里虽然心疼银子,但是能救回他儿子一命,也算是值得了。

????出了常府,楚辰坐上白府的马车,前往白府,白老爷亲自在门口迎接楚辰。

????“楚先生,终于把您给盼来了!”白老爷如今快七十了,看上去还算是健朗,见楚辰之后,躬身一拜道:“上次万福酒楼之事,都是犬子无知,冒犯了先生,还请先生见谅!”

????“白老爷客气了,先带我去看看白公子病情如何吧。”楚辰拱手,道。

????这白老爷还算是个心善之人,前世他被判重罪,白家在旁边并没有落井下石,白老爷还曾经阻止过白若云不要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当年他爹求到白家,白家也没有为难过他爹,所以,这次楚辰并不会宰得白家太过。

????进入白若云的房间,只见白若云的情况和常峰的差不多。

????“白老爷,白公子的病并不是很严重,还有得救,我想,五十万两银子的药就能治好。”楚辰假装给白若云把完脉,顺便解除了白若云身上的钻心术之后,对白老爷说道。

????“钱不是问题,我已经给楚先生准备了一百万银票,只求楚先生尽力。”白老爷命人送上银票,一百万两银票,每张银票面值十万两。

????楚辰只取了五张银票,对白老爷道:“白老爷,钱对于小子来说不算什么,只是师傅教导小子,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小子绝不会多拿白老爷一文钱的。”

????“药我会让李傲明早送来,一副药下去就能药到病除,之后就是你们给白公子多吃点补品。”楚辰又道:“好了,小子告辞,先回去配药。”

????说完,楚辰也不管白老爷如何挽留,径直出了白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手机版?????? -